<address id="1dpt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em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/nobr></nobr></em>
            <dfn id="1dpt5"><listing id="1dpt5"><menuitem id="1dpt5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dfn>
            <form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/nob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dpt5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學術服務內容

            在線編輯 學術顧問

            咨詢率高的核心期刊

            文學論文

            意境說視角下《 西廂記 》 中月意象的解讀

            時間:2022年01月04日 所屬分類: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:

            【摘要】 在元雜劇《西廂記》中,王實甫通過運用眾多典型意象,營造出了藝術價值極高的意境。 人、情、物三者交織,達到了王國維戲曲意境理論中的最高審美標準。 而月亮可謂是貫穿《西廂記》全篇的重要意象,一方面月意象既用來指代崔鶯鶯,月亮的變化有時還暗示著崔鶯

              【摘要】 在元雜劇《西廂記》中,王實甫通過運用眾多典型意象,營造出了藝術價值極高的意境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人、情、物三者交織,達到了王國維戲曲意境理論中的最高審美標準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而月亮可謂是貫穿《西廂記》全篇的重要意象,一方面月意象既用來指代崔鶯鶯,月亮的變化有時還暗示著崔鶯鶯的內心情感波動; 另一方面月亮又是崔張二人傳達感情的特定載體,幫助他們跨越了原本的時空限制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同時,人與月相通的觀念,賦予月這一意象更深厚的內涵,體現出中國古代“天人合一”的美學思想。 在戲曲意境說視角下解讀《西廂記》中的月亮意象,能夠深層次地探析月亮意象所蘊含的美學意蘊。

              【關鍵詞】 意境; 《西廂記》; 月亮; 意象; 美學

            哲學論文

              先秦哲學早已對意境說中的“道”“象”“言”“意”的概念進行了討論,如《老子》二十一章就指出“道”是宇宙萬物的本源,將道定為“無狀之狀,無物之象”[1]的哲學概念。 “道”本是無形而抽象的存在,但因為“道中有象”,即使是再復雜的“道”也能借助“象”這類具有物質性的媒介,內化于萬物中而得以顯現。 《易傳》有云:“圣人立象以盡意” [2],第一次明確了“象”與“意”的聯系。 《易傳》指出單靠言語不足以表達“盡意”,必須要通過更具表現力與形象性的意象才能夠彌補言語之不足,準確傳達出意境的深層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關于“象”的討論引申到了美學和文學的領域,直至唐朝才確立了“意象”這一美學概念,意象也自此成為古代文學作品中最基本的構成單位。 “所謂意象,即指文學作品中被作者賦予主觀情意的客觀事物,也可以說是作者寄托于客觀事物中的主觀情意。 ”[3]《西廂記》就非常注重意象的選擇和使用,特定的意象在不同空間、時間有不同的象征與暗示意義。 借助這類的象征物,可以營造出一個委婉含蓄又極富意趣的審美空間。 而選取貫穿《西廂記》全篇的時空意象——月亮,有利于人們運用意境說的理論去賞析古典戲曲中構成的意境,同時討論《西廂記》中月亮意象的美學意蘊。

              一、《西廂記》中月亮意象的解析

              月亮本就是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經久不衰的經典意象,在古典作品中,月亮的陰晴圓缺變化常常象征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,寄托著濃濃的思鄉之情,又可以是光明與高潔志向的化身。 夜晚,月亮懸掛在天空,時而晶瑩澄澈似玉盤,時而朦朧晦暗,總是能夠勾起創作者無限的創作欲望和美好情思。

              元雜劇《西廂記》中,月亮的意象就非常重要,王實甫對于月亮意象的描寫非常經典。 月亮作為《西廂記》中的主要意象,貫穿整個故事,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推進始終與月亮緊密聯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《西廂記》中用月亮來指代女主角崔鶯鶯,例如在第一折中,崔張的第一次見面,張生看見崔鶯鶯“宮樣眉兒新月愜,料侵入鬢云邊”。 在佛殿一次偶然的邂逅,張生對眉如新月,膚白貌美的崔鶯鶯一見傾心,這樣冰清玉潔的崔鶯鶯就是張生心中高貴、純潔無瑕的“南海水月觀音”。 為了俘獲美人的芳心,到了夜里張生乘著月色,偷溜進后花園去偷看崔鶯鶯,并稱贊崔鶯鶯是廣寒宮的仙子嫦娥。 在第二本第五折中,在老夫人賴婚之后,崔鶯鶯也用過嫦娥來自比:“這云似我羅幃數重,只恐怕嫦娥心動,因此上圍住廣寒宮。 ”

              但是嫦娥這一形象的兩次出現,有著不同的象征意義。 前者是張生從月亮聯想到月亮上居住的仙子,用嫦娥仙子來比擬崔鶯鶯,是為了稱贊崔鶯鶯閉月羞花的容貌與婀娜多姿的體態。 而后者,崔鶯鶯以嫦娥自比,是因為想到嫦娥奔月后,獨居清冷的廣寒宮的故事。 崔張二人的感情遇到阻礙,崔鶯鶯被迫與張生分開,有情人不得眷屬的悲慘。

              其二,《西廂記》中有時還用月亮的變化來暗示崔鶯鶯的內心情感波動。 在第二本第五折中,崔鶯鶯痛心大呼“月兒,你團圓呵”。 月亮四周突然出現“月闌”,預示著老夫人強迫拆散相愛的崔張二人。 月有時并不是實體,而是崔鶯鶯意識想象中的虛物。 長期受封建禮教束縛的崔鶯鶯,一方面想要大膽追求真愛,另一方面外界的干擾與內心長期壓抑的雙重負擔,讓她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糾結與痛苦。 只能借月亮來抒發自己的復雜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其三,月亮意象是崔張二人傳達感情的特定載體。 從崔張二人相識之日開始,一輪月亮是崔張愛情的見證者,同時也承載著他們的深厚情感。 月亮的陰晴圓缺也就象征著他們愛情故事的一波三折。 《西廂記》中所寫的月,主人公所詠的月,本是自然界中客觀存在的事物,但是因為融入了人物的主觀情感,就賦予了月亮這一實物意象有了抽象的“情”,也就是把人物的主觀情感訴諸視覺中的“實物”來表現出來。 在這里,月亮就包攬了承載人物情感變化、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重大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《西廂記》中月亮意象的美學意蘊

              (一)以月亮意象建構美學空間

              月亮意象是貫穿《西廂記》全篇的時空意象。 男女主角偷偷約會的地點經常是后花園,“后花園”這一空間意象,是崔張二人大膽追求美好愛情的特定場所。 于主人而言,后花園是主人家的私人空間,不允許他人隨意進出,于是建立起了一堵墻以防止外人打擾。 但是這樣一堵厚實而嚴密的墻,成了二人感情發展中不可跨越的鴻溝。 一墻之隔的他們,想要打破封建世界的約束,就必須要跨越這堵墻,逃離它的束縛。 而《西廂記》中所寫的月亮,大多是在后花園出現。 如《西廂記》第一本第三折中,月下的二人情意綿綿,張生望月吟詩:“月色溶溶夜,花陰寂寂春; 如何臨皓魄,不見月中人? ”而崔鶯鶯隨后回應道:“蘭閨久寂寞,無事度芳春; 料得行吟者,應憐長嘆人。 ”男女主角本來身陷倫理道德與封建禮教的囹圄,但是借助月亮這一載體,建構了一個超脫于現實的美學空間,幫助崔張跨越了原本的時空限制,直達主人公所向往的理想之境——“有情世界”。 劇中所寫所詠的月亮,總是能給人帶來愉悅的視覺欣賞與審美享受。 借助月亮意象不但讓戲曲語言自然帶有詩意,另一方面能使全劇沉浸在浪漫的氛圍中。 正如金圣嘆大為贊賞《西廂記》,乃是“是境中人,是人中境,是境中情”[4]。 在《西廂記》中,人、情、物三者交織,營造出了藝術價值極高的抒情性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(二)“天人合一”的意境之美

              東漢許慎《說文解字》指出:“月,闕也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大陰之精。 ”[5]即月是宇宙間太陰的精魂,“與地上的女性互為對應,互為詮釋,反映了中國文化中根深蒂固的‘天人合一’觀念”[6]。 在神話故事中,在月亮廣寒宮中居住的嫦娥,在世人的眼中一直是一個備受冷落和憂傷的形象。 《西廂記》中,王實甫賦予月意象女性獨有的特質,崔鶯鶯是張生眼里的嫦娥,也是月亮的化身。 王實甫在書中沒有具體描繪崔鶯鶯的相貌,但運用月意象為讀者營造了美的意境,如第三本第三折崔鶯鶯在月下:“花陰重疊香風細,庭院深沉淡月明”,能夠引發讀者無限的美好遐想。 月亮純潔、美麗、高貴,因此,在讀者潛意識中會將月亮與女性聯想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正如“花有陰,月有陰”。 在《鬧簡》中,崔鶯鶯收到張生的信件,在紅娘面前假裝斥責張生的行徑,實則內心十分喜悅與害羞,于是在給張生的回信中暗藏“待月西廂”的暗示。 而紅娘以為小姐對張生無意,告知張生“相會少,見面難,月暗西廂”。 輾轉幾次,待大家閨秀崔鶯鶯最終敢于沖破封建禮教的桎梏,答應與張生私會,這時所描繪的月亮“月明如水浸樓臺”。 月亮的狀態總是隨故事情節而變化,也暗示著崔張二人的情感動態。

              在《西廂記》中,月亮在書中是有靈性、通人情的物體,主人公通過詠月來抒發心中的復雜情感,透過月亮的陰晴圓缺會聯想到世間萬事萬物的復雜變化。 正如金圣嘆評《西廂記》為“天地妙文”,即《西廂記》是吸取天地萬物的精華而成,“天地現身”的王實甫所寫月亮意象營造的象外之境,所體現的就是中國古代“天人合一”的思想。 人本就是宇宙萬物中的一部分,而愛情是人出自本能的生存與繁衍的原動力。 但是,在古代封建社會,受倫理道德與封建禮教等傳統思想的桎梏,人的本性長期被壓制。 王實甫基于“天人合一”的理念,從人的角度去認識人與宇宙萬物的復雜變化。 人與月相隨,月亮意象作為跨越時空的意象,為崔張二人大膽追求美好愛情、以人性戰勝禮制、超越世俗倫理提供了可能性。 月意象貫穿全文,也對整本書產生了重大影響,“江山之助”賦予《西廂記》獨特的意境之美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結語

              王國維在《人間詞乙稿》序中有云:“文學之事,其內足以攄己,而外足以感人者,意與境二者而已。 ”[7]在他看來實體的“意象”與“虛境”都是意境必需的構成要素,即文學作品中的意境都是由生活實際與主觀情感融合一體的,而這種強烈的藝術美感是主客觀、理想與現實結合的產物。 “由于戲曲是一門綜合性藝術,因而戲曲意境論在詩歌、繪畫等意境論的基礎上,擁有更復雜的內涵、更豐富的呈現形態、更多樣的呈現層次。 ”[8]總之,月亮意象只是《西廂記》經典意象之一,王實甫在《西廂記》中還熟練運用了“落花”“墻”“琴”等意象。 人、情、物三者交織,為我國古代戲劇開辟了一個嶄新的藝術意境。 《西廂記》無愧于被王世貞稱為“元雜劇的壓軸之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    [1]陳鼓應.老子注譯及評介[M].北京:中華書局,1984:114.

              [2]黃壽祺,張善文.周易譯注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1:563.

              [3]袁行霈.中國詩歌藝術研究[M].北京:北京大學出版社,1996:23.

              [4]金圣嘆.金圣嘆評點西廂記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8.

              [5]許慎.說文解字[M].北京:中華書局,1963.

              [6]楊芙蓉.古典詩詞中“月”意象探幽[J].廣東民族學院學報(社會科學版),1996,(01):58-62.

              [7]王國維.人間詞話注釋[M].上海:上海三聯書店,2012:219.

              [8]陳友峰.真境、情境、幻境與化境——戲曲意境的構成及其呈現形態[J].戲曲藝術,2018,39(03):17-23+32.

              作者:蔡 鈺

            免费婬乱男女婬视频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dpt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/nobr></nobr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1dpt5"><listing id="1dpt5"><menuitem id="1dpt5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nobr id="1dpt5"></nob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dpt5"></address>